煤企重组对发电企业影响至深

来源:中国电力新闻网

作者:

时间:2010-09-06

责任编辑:
编辑:

 

8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会议强调,要积极探索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有效方式,支持符合条件的国有和民营煤矿企业成为兼并重组主体,鼓励各种所有制煤矿企业和电力、冶金、化工等行业企业以产权为纽带、以股份制为主要形式参与兼并重组。

此前,中国煤炭工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贺佑国曾透露,煤炭工业“十二五”规划的框架已基本拟定,到2015年,5000万吨以上煤炭企业产量要占全国总产量的65%以上,同时形成20个1000万~4000万吨的大型企业集团。

近日,继山西、内蒙古、河南之后,山东省煤炭重组方案出炉。山东7家省属煤炭企业未来将按“6+1”模式进行重组,即山东兖矿集团单列,而枣庄矿业集团、淄博矿业集团、新汶矿业集团、龙口矿业集团、肥城矿业集团、临沂矿业集团等6家重组整合为一家企业。

专家认为,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狂飙突进,对电力企业来说,恐怕将面临新的挑战:煤炭企业控制力更强,电力企业议价能力弱化,可能导致煤炭价格趋涨,导致电企深陷“燃煤之急”。

电企资源掌控存在不确定因素

近年来,为了缓解煤炭价格迅速攀升的冲击,各大发电企业陆续进入煤炭开发领域,控制的煤炭资源日益增多,产能也日益扩大。截至2009年年底,中电投煤炭产能5015万吨,居五大发电集团之首,当年煤炭产量4297万吨,同比增长30%。在五大发电集团中煤炭板块较弱的大唐集团去年煤炭开采也取得重大突破,今年有望实现煤炭产量700万吨。

中电联统计部主任薛静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力企业煤炭产能虽然增长很快,但目前所占比例并不大,“五大发电集团煤炭年产能还不到2亿吨”。

对于未来煤炭板块的发展,各大电力企业也都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目标。比如,华电提出2013年控参股煤炭产能超过1亿吨,大唐计划2015年煤炭产能达到1亿吨左右,中电投拟2020年实现煤炭产能1.4亿吨。

在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的狂潮中,电力企业的煤炭板块扩张梦顺势而成,还是折戟沉沙?国电集团燃料公司有关人士分析认为,结果如何与各地实际政策密切相关。

在山西煤炭企业重组过程中,国电集团所属的5个年总产能为360万吨的煤矿曾有被其他企业兼并之虞。因为山西办矿企业由2000多个压缩至100多个,设定的重组主体主要是大同煤矿集团、山西焦煤集团、阳泉煤业集团、潞安矿业集团、晋城无烟煤集团、中煤能源平朔公司、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等大型煤炭企业,非煤国企基本被排除在外。

不过,当初的担忧并未真正成为现实。国电燃料公司投资开发部经理李飙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说,国电在山西省所控制的4亿吨煤炭资源、360万吨年产能最终获得认可,但需将5个矿井改造为3个,整个改造期要一年半到两年时间,目前正在进行改造,不能生产。

 “河南限制则更严格。”李飙告诉本网记者,与山西省煤炭企业重组相比,河南对兼并重组主体限制更为严格,电力企业难以拿到整合主体资质。

根据《河南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实施意见》(豫政[2010]32号),河南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的主体为中平能化集团、河南煤化集团、义煤集团、郑煤集团、神火集团、河南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等六家骨干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同样被排除在外。

本网记者注意到,河南省计划今年年底实现骨干煤炭企业产量占全省75%以上,山西省的这一目标则定在2011年。产业集中度方面,前者更为激进。

而在煤炭产量刚刚跃居全国首位的内蒙古,华能、国电、中电投等电力企业已在煤炭开采领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华能伊敏的煤电一体化模式也早已为行业内外所耳熟能详。国电内蒙古平庄煤业产能达2300万吨/年,中电投蒙东能源集团公司煤炭产能则超过3400万吨/年。

 “有些地区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没有开始,政策还不明朗。”李飙表示,兼并重组政策对电力企业影响很大,而政策的不确定性是电力企业所最担心的。“关键在于地方政府”。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有关负责人则向本网记者表示,今后将推进的跨区煤炭企业重组难度更大,而如何重组目前仍是未知数。电力企业能否从中分一杯羹,主要看其市场竞争能力。

在8月18日召开的火电座谈会上,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明确表示,支持电企办煤矿,并称“大企业的进入,有利于煤矿生产力水平提高,有利于小煤矿淘汰重组”。

薛静对本网记者表示,到2015年,五大发电集团控制的煤炭产能有望在目前基础上翻一番,达到4亿吨/年。这一数据与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名誉会长濮洪九的预测基本一致。

电力企业议价能力将受影响

业内更为担心的是,煤炭企业大规模兼并重组,或将致电煤价格上涨,加重火电企业的经营困境。

8月23日秦皇岛市场煤价行情显示,当期热值5500大卡的动力煤价格为720元/吨~730元/吨,而去年同期为555元/吨~570元/吨。素有价格风向标之称的秦皇岛煤价行情,是全国煤炭价格迅猛走高的缩影。近年来,煤炭价格大幅攀升,让火力发电企业深受其苦。据一家中央发电企业内部人士介绍,目前全国火电企业亏损严重,尤其西北地区,亏损面达到80%。

今年上半年,五大发电企业中只有三家实现赢利,其中利润总额最高的也仅为22.74亿元。大唐、华电则仍然在亏损中挣扎。据华电集团一位高层负责人透露,截至今年7月,华电才实现年度扭亏,利润总额为6000万元,但净利仍然亏损达5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兼并重组后,生产成本肯定得增加。”一位煤炭专家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说,小煤矿不使用先进设备、采煤方法落后、人员工资不规范,而兼并重组后,进行技术改造、投入先进设备,生产更正规化,无疑将推高煤炭生产成本。

对此,中电联统计部主任薛静也认为,煤炭生产成本将因整合有所提高,增加的成本最终会转移到下游。而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成大集团后,电力企业的议价能力将会更差。

 “成本与煤炭价格没有必然联系。”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相关人士表示,“关键还得看市场供需情况。”

薛静分析认为,目前煤炭供应比较宽松,价格拉升的可能性较小,但略微紧张一点就会提高煤炭价格。

煤炭企业重组伴随着小煤矿淘汰。2008年10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四部门《关于下达“十一五”后三年关闭小煤矿计划的通知》要求三年关停小煤矿2501处。随后,今年2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通知》(国发〔2010〕7号)明确,2010年底前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产业政策、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的小煤矿8000处,淘汰产能2亿吨。小煤矿淘汰力度陡增。

 “兼并重组后,煤炭产业集中度提高,煤炭企业控制力更强,煤价肯定还会涨”,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行业分析师李廷说,“但同时政府管控力更强,煤炭企业应该不会漫天要价。”

此外,有分析人士认为,在国内煤价居高的情况下,电力企业会加大煤炭进口力度。去年,我国煤炭净进口量超过1亿吨,第一次成为煤炭净进口国。虽然相对于全国30亿吨煤炭消费量来说,进口煤炭并不多,但对国内煤价上涨会产生较强的平抑作用。

 “电厂的日子会更加难过。”山东一家大型火力发电厂副厂长在就山东煤炭企业重组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说,在煤炭企业重组之前,电厂尚可跟小煤矿讨价还价,而随着煤炭企业重组的推进,产量将被更严格管控起来,电厂在大型煤炭企业面前根本没有讨价还价之力。

据他介绍,今年以来,尽管全厂勒紧了“裤腰带”,将各项费用控制得很紧,甚至职工降薪20%,但仍难以抵御高煤价的袭击,上半年亏损了近2000万元。今年下半年,随着天气转凉,空调负荷下降,电厂发电量将下降;另一方面,电煤价格依然居高不下,目前为0.13元/大卡~0.135元/大卡,折合标准煤每吨达910元~945元,燃料成本占全部成本80%。在双重压力下,经营状况依旧堪忧。

“到解决的时候了!”国电集团一位高层负责人表示,2002年以来的电力体制改革至今已经8年,“市场煤、计划电”对电力行业影响至深,已经到了必须理顺的时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