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乔

来源:天等公司

作者:农秋香

时间:2013-03-25

责任编辑:
编辑:

乔建功和乔建业同是35千伏线路维护工。不熟的人总会问他俩,你们是亲生兄弟吗?这时候,乔建功脸上总会露出一副似笑不笑的神情,这略带尴尬的表情两人都心知肚明,但都不去点破。

事情的起因,还得追溯到一年前。那年八月,乔建功刚刚到供电所工作,乔建业是他的班长。乔建功有一张黑坳的脸,头发是天然的卷曲,瘦小的身段让人乍一看以为是从非洲移民来的难民。初来乍到,乔建功干了一周之后,对整天穿梭在山岭田野树丛拉线爬杆感到了厌倦。这不是他想要的工作,不是他喜欢的生活,想到要把他上好的青春挥霍在荒岭里,他的心像灌进了泥巴,闷得难受。心里有了抵触,行动上就表现出来。那天他们到村里检修变压器,八月的太阳大得像脸盆,人站在太阳底下汗水一滴滴往外冒。乔建功刚刚爬上变压器,突然听到乔建业大喝一声“乔建功,你给我下来!”乔建功说:“干嘛?”乔建业说:“在工作中不戴安全帽是违反安全十动作规定的,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为什么不记得?”乔建功说“这么大的太阳都热死人带戴帽子我哪受得了?”说是说着,他还是没有下来,拿起板手准备做工。乔建业板起脸:“我命令你下来,把安全帽戴上。”乔建功说:“这又不是爬杆,不可能掉下来,不戴安全帽也不要紧了。”听乔建功这么一说,乔建业气急了:“你信不信,我不给你今天的出勤?”旁边的同事小赵和小李见班长动怒了,都劝说乔建功下来戴安全帽。乔建功见场面难收,最终很不情愿地下来戴上安全帽。

那一次的结果是,乔建功被处罚五十元,并在大会上点名批评。这令年轻气盛的乔建功很没有面子,心底种上了怨恨乔建业的种子。此后,乔建业在工作中还是一板一眼,但生活上,他开始更多关心乔建功。乔建功是九零后,独子,家住县城,父母是老师,家庭虽然不富裕,但却衣食无忧,从小到大被父母当做宝贝般养着,如今到乡下来公子哥儿气息难免受挫。想当初自己抛下妻儿来到偏野的乡下,不也跟他一样的心态吗?知道乔建功喜欢听音乐,MP3不离身,有时一边听还一边哼几句。一天晚饭后,乔建业对乔建功说,你不是喜欢音乐吗,我送你一个口琴怎么样?说着把精心从县城挑选的口琴递给他。乔建功并没有接过他的口琴,只说他不喜欢口琴。乔建业仿佛知道他会有这么一招,把琴塞到他手里说,现在你不喜欢也许以后会喜欢。

八月的天下起雨来,滚滚雷鸣,闪电交加。那天下午,“轰”地一声巨响,通往冶炼厂的线路被雷击了。冶炼厂是大用户,一停电损失巨大。所长命令他们尽快将线路修好。这一次乔建业因去县里开会没有参加检修。乔建功和几个同事抬起九节长木梯直奔故障点。此时已是雨过天晴,乔建功爬上木梯,刚准备给设备挂接地,突然听得“啊”地一声,木梯滑了下来,乔建功被重重地摔在地上,撞破了头,所幸不是水泥地面,头上被划开两道线,吊了一周的针才好。

在被送去医院的当天,乔建业去看望他。乔建功羞愧地说:“哥,是我不好,都怪我,以为不戴安全帽会没事,差点把命给赔上了。”乔建业说:“知道了?要不然你还以为你的脑袋是用来晒太阳的?”乔建功说:“哥,我一定记住你的话。”乔建业伸出手,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此后,每当工作闲下来或休息时,都听到乔建功那悠扬欢快的口琴声。他说,每当黑夜来临,看到万家辉煌的灯火,仿佛他是那点灯人,很有成就感。他从此深深爱上这份工作。而每当还有人问起他们是不是亲兄弟时,乔建业和乔建功都不约而同地说,是啊,我们是亲兄弟。

  

纪检监察是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和政府的监察部门行使的两种职能。
“反腐倡廉促发展,改革创新当先锋”
“党性强、品行端、业务精、作风正”

来信请寄:美高梅3033d线路检测有限公司纪检监察部
邮编:530023
举报电话:0771-6769692
邮箱举报:jjjcjb2017@163.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