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无处不留香

来源:岑溪供水

作者:蒙子奇

时间:2011-04-01

责任编辑:
编辑:

最近,不断地有工作在生产第一线的同事抱怨:工作辛苦,夜班费之类的补助太低,有的人还感到活在当下,没有奔头。

我在一线工作了近二十年。当过电站主控室的电气值班员、水厂门卫,第二水厂没向市区供水的时候,我作过清理石浆和搬运板材的苦力工。第二水厂正式供水之后,我又长期在一级泵工作。用同事的话说,大概是最不起眼的角色。

在人生最灰暗的岁月,我常常是闻鸡起舞,在别人花前月下的时候,青灯一盏,书报一叠,一头扎入其中。本来我在学生时代就有写作的功底,时有五六百字的作品穿插于书头报尾,虽然是不太起眼的“豆腐块”,但在“江湖”中,多少有点影响的力。我在积蓄力量,在等待火山爆发的时刻,我坚信自己总有一日,会拨开云雾见青天,我隐隐地感觉到,冬天将要过去,春天就要到来。我还在等待,像一个猎手一样,等待猎物的出现。在漫长的等待中,我又用了十几年的时间,留连于各种书籍,磨亮了人生的战枪,随时准备出击。

机遇总是喜欢有准备的人,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我重出江湖的时候,第一个目标,就盯上了桂东日报。有相当长的一段日子,如果没有投稿,心中就不好受,散文自然是少不了的,我还用自己的手法,用诗作的形式,将时代先锋一个个记录下来,这一点,在圈子内,差不多成了我的专利。后来有了岑溪报,我又尝试着写新闻稿,记得有一段日子,我每周都会跑一两次宣传部,聆听编辑的指点,偷偷看,偷偷望。初写新闻的时候,投稿质量,一如高佬跌跤——差得远,我没有退缩。记得有一篇稿子,写了改,改了写,前后跑了三次,老总才点头表示满意。写作最疯狂的时候,是文子忠在梧州当政的时期,当时梧州日报搞了一个“我为梧州发展进一言”的征文活动,我一个人进了七“言”。同一征文活动,同一作者,发表如此多的感言,即使不是绝后,起码算得上是空前的了。

我当时也是上三班倒,本职工作和业余写稿,顾得了这头,还得兼顾那头,能不辛苦?我后来才将稿子打进了羊城晚报、新华每日电讯、广西日报、人民网这些重要的桥头堡。如果成日抱怨领导不识货,工资系数最低,抱怨时常加班,连通讯员都不如;没有加班费、没有稿费之类,如果是这种心态,我也不会在全国性的征文比赛中脱颖而出。一个采编者人员,其实最基本的素质,就是要临危不乱,处变不慌,宠辱不惊,一路走下去,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色,迟早会出现在眼前。

采编工作的辛苦,外人难以品味。今年春节前,我甚至没有时间到近在康乐街的岳父、岳母家中走上一圈。试问有几个三班倒的同事,会连这点时间也抽不出来呢?通讯员的来稿经常是在出刊前几天才到齐,平时要作许多准备,有的作者没有深入的采访,平时也没有用心观察,最基本的资料也没有足够的准备,投稿后就不闻不问,没有形成重新浏览一次两次的习惯,闹出笑话只是迟早的事。编辑接到这样的来稿,如果想采用的话,就有提心吊胆的感觉。

纪检监察是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和政府的监察部门行使的两种职能。
“反腐倡廉促发展,改革创新当先锋”
“党性强、品行端、业务精、作风正”

来信请寄:美高梅3033d线路检测有限公司纪检监察部
邮编:530023
举报电话:0771-6769692
邮箱举报:jjjcjb2017@163.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