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来源:苍梧县水利电业有限公司

作者:陈江业

时间:2011-03-22

责任编辑:
编辑: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母亲。

六十年代,通过说媒,母亲成了父亲的新娘。当时,家乡贫困,父亲在外当兵,一家里里外外全靠母亲一个人料理。那时候还没分田到户,家里只有一个劳动力,爷爷又上了年纪,生产队分粮食经常没我家的份儿,父亲寄回的钱大部分交了超支款。尽管如此,母亲还是尽量让我们吃上白米饭,她自己常常是用杂粮充饥。由于贫穷,没有钱买被子,一到冬天,母亲把干净的稻杆加工后垫铺在席子底下,我们几兄妹挤在一起,感觉暖烘烘的,倾听母亲讲关于穷人与富人的故事,我们酣然入睡!在母亲呵护下,我们快乐成长。

年轻时,母亲很漂亮,脸每天都是红扑扑的,像秋天的柿子,头上的黑发散发出阵阵清香。顽皮的姐姐在山上摘来各种不知名的野花,插在母亲的头上,“妈妈好漂亮,妈妈好漂亮!”逗得母亲开怀地笑了。多少次,我躺在母亲的怀抱,闻着母亲黑发的纷芳,甜甜入睡……儿时的童真已化作永恒,惟有母亲对儿女的那份舔犊情深永远携刻在心底深处。

读小学五年级,我要到离家十公里外的村中心小学寄宿。记得开学那天早上,母亲一大早起床为我收拾行囊,给我做了一碗葱面,说吃了葱面,就会聪明伶俐,前途像面条一样长长远远。现在想起来,那香味还溢沁心间。母亲帮我挑上一切学习、生活用品,把我送到学校。办完入学手续后,叮嘱我要听老师的话、团结同学等等。一番唠叨后,她如飞的脚步又往家里奔。当晚,我打开包裹,发现一大袋母亲平时喜欢吃但又舍不得吃的蒸熟的土鸡蛋,她是怕我在学校挨饿。望着这些鸡蛋,我的泪水一下子失去控制全涌了出来,一夜无眠。

高考前期,我是班上的尖子生,压力特别大。母亲经常安慰我,给我减压。由于考前一场病,缺乏系统复习,我以2.5分之差被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为自费生。当母亲从我手中接过高校录取通知书时,眼里噙满了激动的泪珠。她把这个消息争奔相告亲戚朋友,与他们一道分享做母亲的那份自豪。

参加工作已经二十多年了,凭着自己的勤奋拼搏,我在县城建了房子。本想好好赡养母亲,但她硬说在城市住不惯,又回到她无法割舍、梦魂缭绕的故乡。母亲今年七十五岁了,那丝丝缕缕的白发悄无声息地爬上她生命的年轮,撵不走,挥不去。“丝丝白发儿女债,道道深纹岁月痕”,我知道,她那丝丝缕缕的白发饱含着一位母亲对儿子的无限关爱,诉说着她把我从嗷嗷待哺的婴儿抚养成人的一路艰辛,曾经清澈的眸子逐日黯淡,曾经如飞的脚步变得迟缓。母亲在一天天变老,我无法阻止岁月的脚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曾经挺拔的脊背渐渐弯曲……无论在生活还是在事业上,无论是烦躁还是开心,我都会想起母亲,每次打电话回去,她总是报喜不报忧,笑呵呵的,“你放心工作吧,我很好,你颈椎病好些了吗?”倒是她心里还有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儿子。每每此刻,我的眼泪会情不自禁地流出来。

今年春节后回了一趟家,在享受了两天家庭的天伦之乐后,再次与母亲分离。“这是最好的冬蜜,常喝对身体好;这是孙女最爱吃的茶油炸米饼;带上这些沙田柚,多吃水果有益;这是竹笋干、那是红薯干……”一大早,母亲就急着帮我装袋,瘦小而弯曲的身体忙个不停。其实,在外求学时不知道有多少次这样和母亲别离,每次我都是在母亲千叮咛万嘱咐的絮唠中转身离去,只是今天,我是那么依依不舍,无法抹去心中那一丝对家的牵挂。

母亲送我上车,对着车窗向我挥手,嘴里还大喊着:“路上小心,到了报个平安”!在母亲的呼喊中,我的喉咙哽咽了,心里有一种不愿离去的冲动。车开动了,回眸一瞥,母亲还站在那对我挥手,冬日里的寒风撩拨着她头上的白发。“我的母亲老了。”我的泪水像缺堤的库水一样奔涌出来。对着母亲的方向,向在瑟瑟寒风中站立的母亲在心里喊道:母亲,我爱您!

 

纪检监察是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和政府的监察部门行使的两种职能。
“反腐倡廉促发展,改革创新当先锋”
“党性强、品行端、业务精、作风正”

来信请寄:美高梅3033d线路检测有限公司纪检监察部
邮编:530023
举报电话:0771-6769692
邮箱举报:jjjcjb2017@163.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