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来源:工作部

作者:余竞

时间:2011-06-24

责任编辑:
编辑:

刚刚过去的星期天是父亲节,我才惊觉已经很久没有给家里打电话,很久没有和父亲聊聊天了。

我喜欢叫父亲为“爸爸”,总是觉得父亲的称谓太过于正式和严肃,而“爸爸”更亲切些。在重庆话里也称父亲为“老汉”,有时候我也会脆生生地叫一声“老汉”,而父亲总会笑眯眯地应一声“呃!”。这个时候,我是幸福的,父亲是快乐的。

父亲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但他一个小小的眼神,一个小小的动作,无不透露出对我的爱。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因为感冒引发腮腺炎,我前前后后病了差不多一个月,有时候晚上会发烧说胡话,我本不知道,那时的父亲常常在晚上守护着我。有一个晚上我已经睡下了,突然流鼻血,我从床上惊醒坐了起来,才发现父亲一直守在我的床前。那个时候,父亲的守护让我如此安定与温暖,父亲就是我的守护神,在那宽大的肩膀后面,必定是安全的港湾。后来,上了初中开始有早晚自习,父亲就开始了早晚接送我的任务,无论刮风下雨,从未间断。那是我和父亲最亲近的一段时光,每天我会挽着父亲的手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讲述学校的趣闻或是功课上的烦恼,而父亲总是在一旁微笑着倾听,偶尔插上几句。那段挽着父亲的手走在我上下学路上的记忆是我最珍贵的宝藏。再后来,上高中、大学,开始了住校的日子,和父亲的交流就越来越少了。工作后,忙着谈恋爱、结婚,就更少和父亲谈心的时候。偶尔回家,有时捕捉到父亲凝视的眼神,我能感觉到父亲的感慨,女儿长大了。父亲可能多少会有一些失落吧,那个总喜欢围绕在自己身旁不停叫着“爸爸”的小不点、小尾巴已经不见了;父亲肯定也是非常的欣慰,那个总喜欢让自己的大手牢牢握住的胖乎乎的小手,现在已经能够撑起自己的一片天空了。

我的父亲是天底下最最平凡的父亲,但是父亲的爱却是最最深沉的爱。香港著名作家梁凤仪说:恐惧时,父爱是一块踏脚的石;黑暗时,父爱是一盏照明的灯;枯竭时,父爱是一湾生命之水;努力时,父爱是精神上的支柱;成功时,父爱又是鼓励与警钟。尘世间,沧海桑田,也许一切都会改变,但是,我相信,父亲对我的爱,我对父亲的爱,将伴随我们彼此,永不消逝。

纪检监察是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和政府的监察部门行使的两种职能。
“反腐倡廉促发展,改革创新当先锋”
“党性强、品行端、业务精、作风正”

来信请寄:美高梅3033d线路检测有限公司纪检监察部
邮编:530023
举报电话:0771-6769692
邮箱举报:jjjcjb2017@163.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