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囊

来源:西林供电公司

作者:何利沙

时间:2017-02-10

责任编辑:
编辑:

晚饭时,我告知父亲明天需返回单位,第二天正常上班,他嘱咐几句继续喝他盅里的烧酒,父亲的话总是很少,他做事细心缜密却寡言少语。老实厚道的农夫说的应该就是父亲这一类辛勤劳作的人吧。很多时候,对他的情感我可以转换成文字却很难开口向他言表,这一点倒是随了父亲。

晚饭过后,父亲接到朋友的电话便径自出门赴约。收拾完碗筷,我随意拿了个袋子,装了一瓶辣椒骨和一挂腊肉。若不是担心刚刚过完春节没有肉类可买,这些我断也不会打包,不管是出远门或者近处游玩,我的行李和随身物品总要做到最简,自觉太多的行李总是负累。

凌晨十二点,父亲喝酒回来,稀疏听见他爬楼梯的脚步声,我以为他上楼顶收拾晒洗衣物,就没有出来探其究竟。第二天早晨下楼,客厅显眼处立着一个硕大纸箱。父亲说那是给我打包的行李,我一阵惊呼:老爸,你都给我打包了什么东西,我一个人没必要带那么多吃食,昨晚我打包的东西呢?父亲回:一并装在纸箱里,家里有的东西就没必要到单位花钱再去购买,我打包的都是必需品……拗不过父亲我只好作罢。

春节期间,客车爆满,下午三点钟我才辗转回到单位宿舍。稍作休息,打开父亲为我打包的行囊,整整齐齐的食物各自安安静静躺着,两瓶辣椒骨、两挂腊肉、粽子、麻蛋、米花、瓜子、花生、苹果、香梨、饼干……翻开纸箱的那一刻我早已泪目,父亲的爱装在大大小小的塑料袋里挤满了整个箱子,默默无言却比任何抒情更直抵心间。不仅仅是逢年过节,平日里,只要稍有机会,父亲总会三天两头就让赶集的乡亲捎点鸡鸭鱼肉,要么带点米,要么捎点茶油,恨不得他所吃都能分我一半。在他眼里我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需要他无时无刻顾及甚至于呵护,深怕稍有大意就会把我饿及。或许,只有为人父母才能体会那份对孩子深深的牵念。所有的父亲母亲,哪怕自己早已双鬓花白,他们依然视孩子为孩子,顾及孩子的方方面面依旧是他们习以为常表达爱的方式。我希望,父亲为我收拾行囊的日子,能够持续很久很久,祈求那份温情伴我度过一个又一个寒冬腊月。父亲健康长寿,是我目前最大的心愿。

出门在外,你,或颠沛流离,或衣锦还乡,回至家中,你依旧是父母眼里不可替代的珍贵。世间的美味佳肴,都比不上家中的粗茶淡饭;城市的车水马龙,也无法企及故乡的羊肠小道;见过城市的灯火辉煌,也远不及故乡的炊烟具备归属感。而我眼里,世间所有的名牌箱包,也远不及父亲小心翼翼为我打包的那个纸箱,那份情感无关奢华却无比厚重。

纪检监察是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和政府的监察部门行使的两种职能。
“反腐倡廉促发展,改革创新当先锋”
“党性强、品行端、业务精、作风正”

来信请寄:美高梅3033d线路检测有限公司纪检监察部
邮编:530023
举报电话:0771-6769692
邮箱举报:jjjcjb2014@163.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